滚动播报: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考研辅导老师变网红:微博粉丝暴涨超11万

来源:京华时报 发表日期:2016-06-27 08:51:19

原标题:老师个性讲解如何考研变网红:讲的不奇葩不行
      今年5月底,一段84分钟的考研辅导讲座视频在网上流传,视频中操着一口东北大碴子味的老师张雪峰对考研院校选择、考研流程进行了“个性”讲解。网友戏称这位老师毕业于“德云社”,甚至还有海外的网友留言“我还想回去考研”。
 

  与此同时,也有网友认为他的讲话中脏字太多,还有网友剪辑出了一段7分钟调侃34所985高校的视频,引来一些高校要求其公开道歉。面对质疑张雪峰坦言,不娱乐不行,不奇葩不行,讲得没有营养也不行。只要学生喜欢,会在吐槽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……

  经历

  “德云社”口才也曾被吐槽没意思

  作为一个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的80后,4年郑州大学的本科经历也掩盖不住张雪峰满口的东北大碴子味。据他所讲,大学期间自己经常参加主持人比赛、辩论比赛等社团活动,“基本上就是只要是有我参加的比赛,全场都能爆满。”

  而走上考研辅导的道路,并且以此为职却是偶然。张雪峰说,大学毕业那一年,看到周围同学都在积极准备考研,他便主动帮大家查资料。后来一个好朋友是专门做考研辅导,代理招生的,他就过去帮忙了。

  2008年,张雪峰正式走上讲台,虽然风格和当下类似,但是台下的反应却截然不同。甚至出现过多次,学生指着他说“老师你讲的这个东西,对我们没什么用,没什么意思”。

  备受打击后,他走下讲台反复琢磨备课内容,亲自搜集全国400多所大学、400多个科研院所的学校和专业资料、招生简单、录取情况、毕业生就业等信息,完善课件内容。

  在反复摸索下,直到2010年,张雪峰开始能抓住学生感兴趣的内容,而且课堂反响越来越好,给学生留电话也会不断有人“骚扰”。

  张雪峰举例说,“一场讲座来了一百人,可能有七十个人准备考研,三十个人不考研,我要做的就是不仅留下准备考研的学生,而且要让那三十个不考研的,也觉得有趣,愿意在这儿听”。

  对话

  谈一夜爆红

  “应该会是年度最火视频之一”

  京华时报: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真的红了?

  张雪峰:6月3日。我看到手机客户端推送了我讲课的视频,而且点击量不低,后来下面评论越来越多,接着网上传出了我的各种讲课视频。我还在微信群跟学生开玩笑说,“我不会要红吧”。第二天,有两个微博大号都转了这个视频,我就意识到“这可能收不住了”。

  接着腾讯、新浪、凤凰等门户网站都在转这个视频,我的学生告诉我在B站上点击量也达到了60万。后来,网上开始各种恶搞,还有表情包。据说这些视频还传到国外的华人圈,成立了澳洲粉丝团、日本粉丝团、加拿大粉丝团,许多留学生给我发私信,“张老师,我想回国读研”。

  京华时报:对于课程的爆红程度,你之前有心理预期吗?

  张雪峰:说实话,视频传播量和反响都是意料之外。授课是我的工作,一直以来,我也有自己的受众群和影响力,每年近三百场讲座,影响到近三万学生,这还不包括看视频听课的学生。但是网络的传播爆发力超出我的想象,一夜爆红,我也排得上是本年度最火之一了吧。

  谈生活变化

  微博粉丝从5000超过11万

  京华时报:“爆红”后的生活有没有什么变化或不适应?

  张雪峰:刚开始的时候,有点接受不了。一些认识、不认识的全跑来找我。我本就是一名考研辅导老师,服务对象是考研学生,但突然微信、微博增加了很多学生以外人群的关注。以前一共才5000粉丝,现在一天涨两三千,最高时一天涨一两万,微博粉丝已经达到11万多。

  而且面对暴增的留言也会有烦恼,每天一两万人私信。如果不回,又担心学生觉得,这个老师以前会认真负责地给我们回信息,红了以后就不理我们了。

  京华时报:工作上会感到困扰和压力吗?

  张雪峰:肯定会。以前,做讲座需要前期宣传,现在反倒需要行程保密,微博微信上不敢透露自己去哪儿上课。因为除了考研学生,会有一些社会人士专门过来看我、拍我。听课的学生也用手机拍摄代替笔记,拍照、合影对我个人的关注度远远超过了讲授的内容。

  京华时报:如何化解这种压力?

  张雪峰:后来慢慢想通了。网络的爆红大多红于一时,终归还是要回归平静。我只需坚守初心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专业,服务更多考研学生。

  谈上课风格

  吐槽带脏字曾咨询过家长意见

  京华时报:你有没有分析过为什么这段考研讲座视频能带来这么大的影响?

  张雪峰:首先,主要是赶上高考的时间节点,高考报考志愿、选择学校本就是大众的关注热点,大众也确实对此比较迷茫。第二,我个人的授课风格比较特别,好玩亲民。对大众而言既新鲜又有趣味性。最主要还是“寓教于乐”,开心学习,哪怕你中间掺点脏话。

  京华时报:说脏话,不会担心家长排斥吗,因为担心给孩子带来负面影响?

  张雪峰:这我考虑过,还特意咨询过家长。有家长会反映,老师你脏话太多,但更多人跟我反映,自己会带孩子一起看视频,孩子特别喜欢。

  我也担心反问他,孩子才9岁,这些脏话是否会对孩子带来不好影响,大哥给我说了一句话“张老师,你太小看现在的小学生了”,而且总的来说,益大于弊。

  京华时报:除了一些幽默的点评,你还吐槽了高校?

  张雪峰:对,学校、专业和家长间信息不对称。比如,有些学校和某些专业,我是真心不希望学生去读,毕业后不好找工作。而有些确实是个好学校,但报的人很少。

  京华时报:吐槽前会纠结吗?

  张雪峰:太纠结了,一方面我想把自己真实想法说出来,但又担心触碰到某些人的利益,有些人就是听不了实话。

  京华时报:吐槽后遇到什么问题?

  张雪峰:我在视频里点名了几所高校,其中有一所学校还专门找到我单位,要我公开道歉。后来我也照做了,但他们这其实是最傻的办法。如果换我作为校方,肯定把张雪峰邀请到学校,介绍一下我们学校的历史和优势专业。

  相反,另一所学校也是经常被我吐槽,但人家非常大度、理智,宣传部主动联系我,向我发正式邀请,邀我去看一看。对此我真的非常感动,这才是中国大学教育的希望。

  京华时报:以后点评的时候会有些顾虑吗?

  张雪峰:不会,我会坚持。但是会在学生都把手机放下的前提下,我现在讲座时,就会跟他们沟通,如果大家想听我说实话,就一定要保护好我。

  谈教师授课

  讲课太死板太活泛都不行

  京华时报:现在教师群体越来越多元化,你认为好老师的标准是什么?

  张雪峰:首先我想强调一下,说脏话的老师并不代表他是名坏老师,不说脏话也不代表是名好老师。

  我个人觉得,现在社会上的老师,存在两个极端。一边学院派,太一板一眼;另一边培训派,太“活泛”,过于膨胀化的表演,早已超过寓教于乐应有的尺度。

  虽然我也总是调侃,但结束时我会补充一句话,同学们,你把我讲座中

  间的笑料都去掉,剩下的都是干货,我之所以这么讲是为了让你们觉得考研这个事,不是一个很难的事情。

  京华时报:那老师应该怎么做?

  张雪峰:首先,守住教师道德底线,不忘初心。其次,不要太墨守成规。其实讲课就是在做演讲,演在前,讲在后。首先要演得到位,激发学生学习兴趣。然后再讲,让学生学到真正内容。

  很多人拿我跟袁腾飞比较,我认为我们是新老两代网红老师。袁腾飞的讲课风格就是这样,先演后讲,有很强的带入感。

  京华时报:现在网上对你有很多评价,你最喜欢哪一个?

  张雪峰:网上有人评价我是“德云社”毕业的考研老师、“神嘴”张老师、“牛B老师”,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我朋友的一个评价——“盛开在娱乐土壤上一颗有氧的奇葩”。这句话太完美,涵盖了我的爆红和个人特点:不娱乐不行,不奇葩不行,讲得没有营养也不行。

  “个性”讲解内容:

  对于考研:“考研其实就是一个傻X通过考研成为牛X,继而装X的过程。”

  “考研并不是比谁的底子好,比谁更努力,而是看应试技巧”。

  对于各门学科的复习:“政治不用看那么早,你现在看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忘,看多少忘多少。”“英语是你考研中最恶心的一科,如果你挂了,一定是死在这一科。”“数学这科有个很恶心的特点,牛X的是真牛X,不行的是真不行。”“政治不会你可以瞎写,英语不会你可以抄阅读理解,数学不会你只能写个解。”

  院校选择:“每年都会有一群很牛×的傻X,把几所高校弄混,其实××高校什么都不是,而××高校才是最牛的那一个,而且又好考每年还招不满。”

今日热点